斯人拒絕獨憔悴(上)

詩篇42-43篇本應是一首詩,有著連貫的思路,相同的副歌,而且合起來成為結構完整的祈禱詩。好端端的詩被一分為二,恰巧反映詩人被隔離,不能與同伴相見,也不能到聖殿敬拜的情景。他的心路歷程,今天的香港人可能頗有共鳴。

先說詩人的處境。他極可能被擄,以致他要在以色列東北邊境的黑門山脉記念神,不能像以前與同胞到錫安山守節歡慶,而要流落異鄉。對詩人來說,這是多重打擊。外在環境方面:首先,這意味著他失業了。可拉的後裔在聖殿當詩班員,那是他人生最大的滿足快樂來源(43:4),如今聖殿卻不復存在。被擄也意味著他用一生建立的家園、財產都化為烏有。其次,他要活在危險的敵對環境中,敵人一再嘲弄詩人,態度毫不友善,對他們的苦待,由調侃(參137:3)到殺害,無日無之,他們只能任人魚肉。最後,他很孤獨,與熟悉的親友和環境隔絕,甚至離上帝也好像遠了!他卻被逼適應這種狀況。

信徒活在香港,跟詩人狀況的相似之處不少。大氣候:一國兩制垂危、民主自由法治空間不斷萎縮。治安變差,人對政府不信任和失望。疫情未受控,常感到健康受威脅。經濟下滑導致結業潮、停業、失業、經營困難、開工不足、凍薪減薪折扣支薪、破產…。生活情境被逼轉變:在家工作、上學;DSE考期改變;照顧家人的壓力、無法與親朋共聚;沒法外出,遑論外遊(港人的一大減壓方式)。信仰生活:因疫情而各種實體聚會停止,由崇拜到查經班、主日學、團契、小組都搬到網上進行,叫不少人適應不來。最糟的是疫境不知何時了,而其他壞消息如氣候危機、飢荒、戰爭卻接踵而至。

詩人更要面對環境在心中激起的波瀾。他坦言常感難過、揮之不去的悲哀、沮喪和煩燥不安,甚至埋怨上帝袖手旁觀(42:4, 5, 6, 9, 11; 43:2, 5)。在面對敵人的譏諷時更承受錐心刺骨之痛(42:10)。香港人面對目下不確定情況帶來的不安感、憂慮、恐懼、憤怒、無力感、疲憊不堪、絕望…,難過程度可謂不遑多讓。除了人易消沉,港人還面對生活上的種種挑戰,有些人生活鬆懈了(因未知前景、沒法計劃、生活節奏又給打亂),有些卻很繃緊(每天瑣碎重複的防疫工作、在家工作不但好像沒了放工時間,還要兼顧家務等),有的人因整天對著電腦,有著網絡成癮,被社交媒體、購物甚至賭博色情網站所捊擄的危機。而由於時勢一路轉差,教會生活若有若無,不少人對上帝的信心也淡了。

有些港人還希冀疫情快些過去,能繼續上班、繼續以食玩買為主要生活形態,年年可照舊外遊的生活。社會方面,若政通人和太渺茫,至少能保持表面平靜,生活可照常運作。但,可能嗎?另一邊廂,也有信徒深切反思已往的生活模式甚至信仰生活的內容和形式,有那些盲點甚至不合上帝心意之處。詩人的經驗又給我們甚麼啟發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