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蹤│「使命教會的新典範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冼日新院長

        主應許聖靈降臨在主門徒身上,教會就必得著聖靈的能力,能夠在耶路撒冷、猶太全地、和撒瑪利亞、直到地極,作主的見證 (徒 1:8)。結果,一百二十個主的門徒,在五旬節經歷聖靈的充滿,得著聖靈的能力 “power” (Gk. dynamis),成為大有能力的見證人。特別是眾使徒們,在猶太人公會的禁止及威嚇下,仍然是放開膽量,傳講耶穌是基督,並行神蹟奇事見證他們所傳的福音,結果帶來教會大大興旺,信主的人數亦不斷增加 (徒 2-5 章)。然而福音的見證,卻仍然是局限在耶路撒冷範圍之內,而會眾亦主要是希伯來人的信徒,當中包括少部份說希尼利話的猶太信徒 (徒 6:1)。所以,聖靈需帶領教會,經驗一個福音見證的全新典範 (new paradigm),突破地域及文化的限制,將福音由耶路撒冷繼續傳開,到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,直到地極為主作見證。

(一) 突破地域的規限。聖靈藉著教會的苦難,叫福音傳到耶路撒冷以外。自從司提反成為教會第一位殉道者之後,耶路撒冷的教會就遭遇大逼迫,而掃羅卻繼續殘害教會、進各人的家、拉著男女的信徒下在監裡 (8:1, 3)。除了使徒留守在耶路撒冷牧養教會以外,不少的門徒或許為著安全的緣故,都被迫離開耶路撒冷,分散 (scatter, disperse; Gk. diaspeirō) 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 (8:1),像舊約以色列人被擄時分散到世界各地,成為散居的猶太人 (diaspora)。然而,這些被迫分散的門徒,卻繼續往各處去傳道 (8:4),間接地將福音傳到耶路撒冷以外的地方,擴展福音的地界。

(二) 突破文化的規限。聖靈藉著工人的順服,叫福音傳到猶太人以外。若果司提反是一個被聖靈充滿的執事,順服聖靈的引導,將福音首先傳到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,甚至最終被主殉道;腓利則是另一個被聖靈充滿的執事,同樣是順服聖靈的引導,將福音傳到撒瑪利亞人中間 (徒 8:5)。撒瑪利亞人帶著混雜的猶太人及外邦人血統,仍然信奉以色列的神、及在多方面保存猶太人的傳統,但卻不被猶太人接納為神的子民,所以撒瑪利亞人與猶太人,也是互相存著敵視的態度。然而,腓利靠著聖靈的能力,行神蹟奇事、趕逐污鬼、醫治疾病等,見證他所傳講的福音,以致連撒瑪利亞人,都大大歡喜並聽從神的道,讓福音跨越了猶太民族的界限 (徒 8:6-8)。腓利不單將福音傳到猶太血統混雜的撒瑪利亞人中,也順從聖靈的引導,向一個敬畏神的外邦人埃提阿伯的太監傳福音,幫助他認識以賽亞書所指的羔羊,就是耶穌基督,是神的兒子,並在曠野有水的地方為他施洗 (徒 8:26-39)。 腓利繼續順從聖靈的引導,將福音傳到亞鎖都 (舊約的亞實特 “Ashdod”),並一直到該撒利亞,是有很多說希利尼話人聚居的地方,繼續在外邦人中間傳揚福音 (徒 8:40)。[1]

(三) 突破經驗的規限。聖靈藉著特殊的經驗,改變教會對傳福音的舊有思維。後來有越來越多的撒瑪利亞人,相信主的福音及受了洗 (徒 8:12),而對於耶路撒冷教會來說,突然間面對大量的外邦人信了主,教會就差派兩位使徒彼得及約翰,親自到撒瑪利亞城,需要去確定他們信仰的真偽 (徒 8:14)。聖靈從前藉著腓利,將福音傳到撒瑪利亞人中間,讓他們信從福音及受洗;而如今又藉著彼得及約翰,察覺到撒瑪利亞信徒,只是奉主耶穌的名受了洗,卻還未有領受聖靈,於是就為他們按手禱告,讓信徒領受聖靈 (徒 8:15-17)。當福音傳到撒瑪利亞人,是與猶太人截然不同的民族,神又竟然用了一個特殊的方法,就是將人悔改相信福音、接受洗禮,及同時領受聖靈 (one-stage initiation),本應是一個不能分割的事件 (徒 2:38),現今卻分成兩個階段 (two-stage initiation)──延遲了聖靈降臨在信徒身上,直等到有使徒的按手禱告,那些已相信及受洗的撒瑪利亞信徒,才領受聖靈。聖靈的帶領,是要藉著使徒的親身經歷及親眼見證,幫助初期猶太人的教會,能夠完全明白神的心意──就是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,再沒有民族之間的分野,都是因相信同一個福音、領受同一個聖靈,而成為神同一個子民。[2]  使徒也因為這個新的體驗,在回耶路撒冷的路途中,也同樣向撒瑪利亞人的村莊傳揚福音,實踐主大使命的吩咐 (徒 1:8; 8:25)。

神呼召教會成為「使命教會」(Missional Church),面對時代世界的劇變,更要對聖靈的工作,存著開放的心懷:(一) 教會面對苦難及挑戰。在聖靈的帶領及容許下,或許成為意想不到更大見證福音的機會,像初期教會一樣,因受逼迫而分散及移居各地,信徒反而將福音傳到更遠的地方。 (二) 教會察驗聖靈的引導。香港面對社會人口結構很大的轉變,現時約有 750 萬人,回歸以後新移民卻已超過 100 萬人。香港雖是一個以華人為主的城市,卻有約 30 萬穆斯林,佔總人口 4 %,其中最多的是印尼裔家傭,有 15 萬人,其次是華裔穆斯林,比南亞裔更多,分別有 5 萬和 3 萬人。根據《2017 香港教會差遣宣教士統計簡報》,香港教會差遣宣教士有 604 人,而本地跨文化工作者卻只有 19 人;並且宣教士的平均年齡,更是達到 50.3 歲,而 30 歲以下的青年宣教士,卻只有 25 人,是整體人數的 4.1 %。加上香港教會同時面對老年化、及青少年流失等危機,教會在福音使命的傳承更是刻不容緩。[3]  香港近期發生的社會運動,造成社會加倍的撕裂,卻同時激動了大量的年青人,參與前線的抗爭,對教會面對青年人的牧養及福音使命,又有何重要的啟迪呢?神的教會需常存謙卑的心,尋求聖靈的引導,不斷突破舊有的思維、文化以及經驗的規限,從而產生更多富創意的想法,並帶出大有信心的行動,將福音帶到未得之民與失落的年青一代中間,使人得到天國永恆的盼望。

[1] 該撒利亞是羅馬政府在猶大管治的中心,而定居在當地的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,亦因文化及宗教的不同,而產生很緊張的關係,亦因外邦人褻瀆該撒利亞的會堂,而導致「第一次的猶太叛亂」(First Jewish Revolt) (主後 66–73 年)。

[2] 當行邪術及妄自尊大的西門,看見使徒為人按手禱告,就有聖靈賜下,或許是看見信徒領受聖靈時,會說出方言或其他讚美神的話等,西門竟然想用金錢,求使徒賜給他在禱告時,可以叫人受聖靈的權柄,結果當然是遭到使徒的拒絕與嚴厲的責備 (徒 8:18-24)。

[3] 《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-香港教會研究2014》(香港:香港教會更新運動,2016)。教會的會眾是以 45 歲或以上為主,而其餘年青信徒的比例,卻有相當大的跌幅,例如:0-15 歲的會眾,有 6.5 %下跌; 15-24 歲的,有 12.5 %下跌; 而最大跌幅的是 25-44 歲的職青信徒,更是有 17.2 %下跌。

One commen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