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蹤│生命的傳承

冼日新院長

引言:

香港教會現時面對老年化、及青少年流失等危機,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[1] 傳承的議題,變得刻不容緩;而且對教會長遠健康的發展、及基督大使命的完成,更是尤關重要。使徒保羅蒙召作為基督的使徒,一生竭力見證神國的福音,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;但同時他也深知事奉的人生,會有結束的一日,所以需要建立新一代的神國工人,才可以延續福音的使命。 提摩太後書是一卷充滿兩代情的書信,深刻描繪作為屬靈父親的使徒保羅,如何表達對他屬靈兒子提摩太的關愛,像一個即將面對死亡的領袖,在走完人生路程之前,寫下遺囑 (testament) 一樣;並以個人生命及服事的榜樣,傳承智慧及託咐給提摩太,要竭力 (do your best; be zealous) 追求作一個經得起考驗、蒙神喜悅之無愧的工人 (approved worker),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,忠心傳承天國福音的使命 (提後 二15)。[2]

(一) 全方位的生命傳承

保羅深深體會生命傳承的重要性,包括有不同的層面:(1) 屬靈傳統的生命傳承。保羅感謝神,能像他的祖先一樣,領受了希伯來人的屬靈傳統。這成為保羅認識神的重要基礎 (提後一3)。猶太教 (Judaism) 非常重視將它們的神聖傳統 (sacred traditions),由上一代一直傳承至下一代,而保羅也是從小就認識耶和華是創造的主、獨一真神、是與以色列人立約的神,直到他最終在大馬色路上遇見復活的主,認識耶穌就是基督。教會需要將非常寶貴的屬靈傳統,繼續傳承至新一代的信徒,教導他們學習欣賞及尊重、但也同時懂得在不同時代的文化處境,不斷作出反省更新,回應教會牧養的需要、及如何實踐福音的使命。[3]  (2) 信徒家庭的生命傳承。保羅提醒提摩太,從他外祖母及母親身上,他領受了無偽的信心 (提後 一5) 。在當時的年代,主要是父親負責兒子的教育,但猶太人及希羅社會的貴族,也期望作母親的接受教育,以致能協助向年幼的兒女傳授知識。[4] 提摩太的外祖母羅以、及母親友尼基,都是虔誠的猶太裔信徒,而父親卻是希利尼人 (徒十六1)。所以主要是外祖母及母親,在提摩太還年少的時候,就已經傳授猶太人律法及福音的信息。 因此,保羅特別為著提摩太感恩,藉著外祖母及母親的屬靈生命及教導,從少就領受一顆對神無偽的信心 (sincere faith),跟從耶穌基督的道路。[5]  (3)生命導師的生命傳承。保羅與提摩太建立生命導師的關係,看待他像自己的親愛的兒子一樣 (提後一2)。 現時保羅差不多走到人生的盡頭,在羅馬第二次被囚在監裡,也繼續把握著機會囑咐他的接棒人提摩太,要持守福音的使命,竭力作神無愧的工人。而保羅作為提摩太的生命導師,本身亦長時間的委身:大約由主後 48 年,在路司得揀選提摩太跟隨他,成為宣教團隊的一員 (徒十六1-3),直到保羅約在主後 64 年,在羅馬殉道為止,約有十六年之久。[6]  (4)  新一代的生命傳承。 保羅亦同時囑咐提摩太,要繼續建立新一代的神國工人,具有能力能教導別人,以致能繼續傳承,從保羅所領受的福音使命 (提後 二2)。[7]使徒保羅一生事奉的生命,亦建立了新一代的神國工人,成為他的宣教團隊,當中成員包括:提摩太、提多、路加、西拉、馬可、推基古、百基拉、亞居拉、阿尼色弗、以拉都、特羅非摩、友布羅、布田、利奴、革老底亞等 (提後四19-21)。[8]

(二) 成功的生命傳承

成功的生命傳承,不可缺少以下的因素,包括:(1) 生命傳承的基礎 – 建立摯愛的關係。從保羅表達對提摩太的關愛的事例看來,他看提摩太屬靈親愛的兒子,內心常記念提摩太各方面的需要、困難、眼淚;晝夜為他代求;心靈渴想能與他在一起,盼望能成為提摩太生命及事奉的幫助 (提後一2-4)。若要建立別人的生命,首先需要建立在彼此信任及摰愛關係的基礎上。建立生命是事奉的目標 (ends),亦同時是事奉的途徑 (means);它應該是先於事工的建立,因為唯獨多建立神國的工人,才能繼續傳承福音的使命。(2) 生命傳承的焦點 – 託付福音的使命。保羅深知他現時在羅馬被監禁,面對離世的時候也快到了,因而嚴肅及鄭重地囑咐提摩太, 無論事奉環境順逆、人願意聆聽接受與否,提摩太務要傳揚聖經全面的真道 ,不單呼喚非信徒悔改歸向神、也教導信徒跟從遵行神的旨意 (提後 四1-2; 三16)。[9]  (3) 生命傳承的場景 – 挑旺事奉的火熱心志。保羅提醒提摩太,要將他所領受的屬靈恩賜,再如火挑旺起來,在事奉上加以操練及運用 (一6)。[10]  保羅首先按著聖靈的引導,揀選提摩太作為他的接任人,而這個充滿愛的生命導師關係,亦從這時候就開始。保羅也為提摩太行了割禮,在猶太人及外邦信徒面前,澄清他的身份,預備提摩太在外邦人及猶太人中間的事奉 (徒 十六1-3)。保羅又在宣教及牧養的任務上,逐漸擴大提摩太在事奉操練上的機會,裝備他成為教會未來的領袖。[11]  (4) 生命傳承的模範 – 成為效法的榜樣。保羅一方面囑咐提摩太,在末世 (last days) 必定有危險的時刻來到,因為人性會變得更加敗壞、並會增添很多假師傅,提摩太需與他們分別出來 (三1; 4:3)。[12] 但另一方面 -「至於你」(You, however) -提摩太要以保羅的事奉生命,包括保羅的言語、行為、及受苦的忍耐,作為跟從的典範 (提後三10)。[13] 使徒保羅作為神的工人,確信人生最重要的,是要忠心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,以致人生有美好的終結 (Finishing Well) (四7),成為提摩太效法的美好的事奉榜樣。

(三) 神學教育的生命傳承。

「牧職」從神領受了生命傳承的異象,為著神的國度要培育更多僕人的領袖,傳承福音的使命。作為一間福音派的神學院,「牧職」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,她需要懂得欣賞及不斷更新華人教會從前所領受的寶貴屬靈傳統,從而作出神學、聖經、牧養、及信仰實踐等之整合;又透過不斷改革及切合時代需要的神學課程,再配合相關的事奉實習機會,培訓神的工人能有天國的視野、紮實的聖經知識、僕人的品格、及足夠的事奉能力,來完成神所交託的事奉任務。神學院的老師也扮演著一個生命導師的角色,藉著個人生命的分享、及對同學的關愛指導等,盼望最終能建立新一代的神國工人,繼續忠心傳承主所交託之福音使命。

[1] 《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-香港教會研究2014》(香港:香港教會更新運動,2016)。根據 2009 至 2014 年的全香港教會普查結果,全港教會有 1,287 間,有著 4.4 %增長; 而信徒的人數,由 2009 年的 292,287 人,增長至 2014 年的 305,097 人,與每年的人口增長率 0.9 % 相若。教會的會眾亦是以 45 歲或以上為主,而其餘年青信徒的比例,卻有相當大的跌幅,例如:0-15 歲的會眾,有 6.5 %下跌; 15-24 歲的,有 12.5 %下跌; 而最大跌幅的是 25-44 歲的職青信徒,更是有 17.2 %下跌。

[2] 代表神的工人,能夠正確解明福音的真理,如同「人把道路弄得畢直、或石匠把石頭切割得直溜和合適,好切合建築物的空間位置」 (新漢語譯本註釋)。

[3] 信徒今天所領受的屬靈傳統,首先是來自所屬的堂會及宗派。華人教會又承傳了中國教會寶貴的屬靈傳統,特別是愛主、委身、為主受苦、及傳揚福音的心志,仍然深深影響著信徒的靈性生活。教會的屬靈傳統也是來自新教的宗教改革所帶來「因信稱義」、「全是恩典」、「回到聖經去」、「信徒皆祭司」等重要教義、及其後的「敬虔主義」與「宣教運動」等發展,確立信徒的信仰、生命、及事奉的基礎。最後,屬靈傳統更可追溯至新約的使徒時代,教會是被聖靈充滿、見證耶穌是基督、傳揚與神和好的福音、關心貧窮人、使受捆綁的得著自由、及擴展神國度直到地極的信徒群體。

[4] 當時的猶太教 (Judaism),不會向婦女傳授律法高深的知識, 而希羅的社會 (Greco-Roman society),只有男子才有機會接受修辭學 (rhetorical) 及(philosophical) 知識的訓練。但羅馬社會的男孩子,在七歲前,母親是他們生命成長中,仍是最主要的塑造者, 而猶太人的教育,會由一個孩子,在五或六歲時候開始,並以學習背誦及頌讀為主。

[5] 不少屬靈的偉人,例如:戴德生、奧古斯丁等,都是因著他們有著敬虔的母親,不放棄為他們的得救禱告,以致他們能得著救恩、及最後成為神大大使用的工人。戴德生年少時也曾經歷不信與反叛,母親和大妹賀美(Amelia Hudson Taylor)常為他迫切禱告,甚至賀美立志每日三次為哥哥禱告,直到他得救為止。莫妮卡 (Monica) 在奧古斯丁十九歲,還在擴拒神的時候,仍然不放棄為他禱告,結果奧古斯丁在九年後,聽聞聲音呼喚他拿起聖經閱讀,最終得著神的拯救。

[6] 摩西與約書亞生命導師的關係,約有四十年之久; 而以利沙跟隨以利亞,作為他的門徒,亦是超過二十六年之久。

[7] 當時希臘的哲學思想 (Greek philosophical schools), 同樣是看重由上一代所學習的知識,需要傳承至下一代。舊約先知以利亞,亦開辦先知學校,在以色列人中建立新一代的先知工人; 主耶穌亦刻意呼召十二個門徒,常與他在一起,訓練他們成為未來教會的使徒。

[8] 布田 (Pudens)、利奴 (Linus)、革老底亞 (Claudia),都是拉丁文的名字。事實上,當時羅馬時代一半的猶太人,都是有著拉丁文的名字,代表不少猶太的信徒已經溶入羅馬人社會的生活。利奴 (Pope Linus; 主後 67-76 年) 應是繼彼得殉道後,作羅馬的第二任主教;革老底亞 (Claudia) 會是一個女的奴僕,在革老丟王 (Claudius) 統治期間,重獲自由的身份。

[9] 保羅形容他的生命就像舊約的奠祭 (drink offering; libation), 快要被澆奠 (being poured out) 一樣 (提後四6; 出 廿九40-41)。他甚至像來到神面前,作出嚴肅的起誓一樣 -「在神面前、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」 (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of Christ Jesus) – 在父神及基督的注視下、及憑著他的顯現 (his appearing) 和他的國度 (his kingdom) ,囑咐提摩太。」基督是提摩太人生唯一專注的對像,也是會對他忠心的服事,作出公義的審判 (四1)。提摩太因而最要緊的,是像舊約的先知一樣 (出四9-13; 耶 六10-11;廿8-9),總要傳揚聖經全面的真道 (三16),心存百般的忍耐,用各樣的教導,指正人 (reprove)、責備人 (rebuke)、勸勉人 (exhort) (四2)。保羅叮囑提摩太,總不要離棄蒙召的職份,必須完成神所交託人生的使命。

[10] 提摩太在面對各樣的挑戰中,更要勝過恐懼,因為神已賜給他的,不是一顆膽怯的 (Gk. deilia)、乃是剛強 (power)、仁愛 (love)、謹守 (self-control) 的聖靈或心 (spirit) (一7)。不要像戰場上的士兵,因著面前的困難及內心的恐懼,而變得軟弱,甚至離開崗位,成為了逃兵。

[11] 保羅是初期教會之新領袖的生命導師,將生命投資在提摩太身上 。保羅對於提摩太的領袖訓練,通常都是在「使命中間」(“in” mission),而不是在「為了使命」( “for” mission) 中實行的。事實上,保羅亦很少單獨事奉,而是透過個人的榜樣,在教會的實際事奉之處境中,影響及訓練與他一同事奉的提摩太,成為教會未來的領袖。保羅早期選擇將提摩太留在庇哩亞,指導他如何牧養庇哩亞一個剛誕生的教會,讓提摩太有機會當保羅不在的時候,可以單獨承擔作領導的位置、及面對牧養上的挑戰 (徒 十七13-14)。保羅亦在眾教會面前,包括:帖撒羅尼迦、腓立比、哥林多等教會,公開肯定提摩太作為神的執事、並差派他作為保羅的使者,堅固及教導眾人 (帖前三2; 腓 二19; 林前四17)。當提摩太越趨成熟的時候,保羅又安排提摩太在以弗所教會服事,承擔更大的牧養職任 (提後一2)。

[12] 保羅也特別借用猶太人的傳統,關於死海古卷所記錄著,雅尼和他的兄弟佯庇,都是法老王的術士,他們怎樣用邪術敵擋摩西 (出七8-13),現今這些敵擋保羅及提摩太等人,也是這樣反對真理,但他們都會像雅尼及佯庇一樣,他們不能再這樣敵擋,神會最終在眾人面前,公開顯露他們的敗壞 (3:8-9)。

[13] 保羅分享在第一次的宣教旅程中,為著福音受著極大的苦難 (徒十三—十四),特別是在提摩太的故鄉路司得 (徒 十六1-2),保羅更是被人用石頭打到一個地步,眾人都以為他是死了。這是提摩太知道及可以見證的事 (徒 十四19-20)。然而主仍拯救保羅脫離一切迫害。保羅又分享到自己如何回應神的召命,被神差派作福音的傳道 (preacher)、使徒 (apostle)、及師傅 (teacher),在一切患難中亦不以為恥,因為「知道我所信的是誰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、直到那日。」(提後一11-12)

One commen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